这是描述信息
搜索
搜索
01
当前位置:
首页
/
/
/
张志哺:做一块有用的“高级补丁”

张志哺:做一块有用的“高级补丁”

  • 分类:媒体关注
  • 作者:陈如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18 20:07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专访河南局天一公司总经理张志哺   2020年6月12日发表在“学习强国”学习平台   见到张志哺的时候,他正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处理信息。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将整个屋子照得亮堂堂的。十多年前的他可能从没想过,当年只有5个人的天一公司(河南天一工程监理咨询有限公司,隶属中化地质矿山总局河南地质局)竟能够扎根监理市场向阳而上,而当初那个闷头跑的年轻人,现在也有了一方专属天地,成为了身边人眼中可敬的“小张总”。   从初出茅庐到“高级补丁”   2002年是张志哺人生第二阶段的开始,这一年,他从学生转变为工作者,一毕业就进入了当时才刚成立的天一公司。公司初创,能带给这个毛头小子的没有高薪福利,只有一个又一个辗转一线的机会。   张志哺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安阳省道S101监理服务项目”,那时公司缺个实验员,初出茅庐的他就像块小“补丁”一样被分配到了实验室,负责水稳压实度实验,由于是独立抽检,需要什么样本都得自己去采集,没什么工作经验的张志哺能想到的只是自己要想办法去取样。20多岁,正是一个少年不服输的年纪,炎炎烈日下,他就这样趴在滚烫的公路上,取样、抽检、实验……一次次摸索,一点点积累,努力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可毕竟工作量大,环境也相对恶劣,张志哺最终还是在近40°C的高温中倒下,因脱水被送进了医院。好在有付出终究是有回报的。这次的事情让业主看到了他的任劳任怨、他的认真负责,在感动之余,业主方也从心里认可了他,认可了天一公司,并与他们建立了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甚至还将其他项目介绍给天一公司去干。安阳,就这样成为了天一公司发展的起点,也成为了张志哺想事、干事的起点。   2003年,张志哺正式成为监理行业从业者,开始承担管理工作。安阳项目的良好开端,为他们树立了形象和口碑,在省道S101项目后,张志哺马不停蹄的进驻安阳县姬果公路项目,并因安阳项目业主方的推荐,与内黄县交通局取得了联系,拿到了当地的公路监理项目,与此同时,王楼至兰考高速公路监理项目也成功中标。初创期的发展,天一公司的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因为人太少,张志哺不得不在熟悉了各项工作后,尽可能多的到各个项目上去。他笑称,那时候的自己就是块“高级补丁”,哪里需要就尽快赶往哪里,一年几乎回不了几次家,还要同时管几个项目,想想是真的挺累的,可奇怪的是,只要有活,好像就能充满干劲。   从初出茅庐到“高级补丁”,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张志哺在实践中迅速成长,在辛劳中不断向上,成为了天一公司能够独挡一面的项目管理人才。   穷则善其身、韧其骨   2004年,因地方相关政策规定的突然变化,张志哺独自在一个小地下室里整理了一个多月的竣工资料。当越来越多的信息汇聚在他的脑海中后,张志哺突然意识到,个人也好、公司也好,要想得到更多的机会,必须要想办法提升。   一个想法从萌芽到生根,需要的时间并不多。为了能够有资格承担更多项目任务,张志哺下决心要尽快考取专业监理工程师证,凑巧的是,安南高速监理项目也同时开工了。于是,白天他驻扎工地,完成监理工作,晚上或凌晨就开始了在麦田地里的学习。风吹麦浪、晨曦微光,成为了他备考这段日子里唯一美好的记忆,其余的睡眼惺忪、劳累辛苦,就成为了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的过去。   一个人有多拼搏往往与他所处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2007年,张志哺边工作边学习拿到了专业监理工程师证,而他所在的天一公司也凭着一股子干劲儿在艰难的发展中完成了监理乙级资质的申报。资质的升级为公司带来了更多的发展机遇,也让张志哺和他的同事们信心倍增。   穷,则善其身、韧其骨。从学校毕业到工作这些年,张志哺没赚到什么钱,但和公司一同“长大”的日子更让他感到骄傲。初生牛犊,没有矫情和抱怨,所有的穷、苦、累都是未来美好生活的积累。   为了省钱,他和同事常常自发的在洗浴中心过夜,每个月几百块钱的工资让他无法安心的去住宾馆,即便公司能报销,他也总是舍不得。“洗浴中心一张票十块钱,将就将就一晚也就过了,公司也还在发展期,旅馆住着太心疼。”张志哺总是这么想,也总是这么做。   在内黄县一个项目上时,他曾为了省钱主动要求住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一个星期的实验整理工作,除了上厕所就基本上没出过房门,项目接近尾声,当地交通局的一位领导前来工地视察,当看见顶着两个黑眼圈,神情疲惫的“张监理”后,又惊讶又感动,立刻叫人带他去洗澡,还亲自掏钱带他去吃饭。   “工作干好了,其他困难克服克服就行了。”张志哺笑呵呵的说道。   2013年,天一公司领导适时转变发展思路,将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定为内升资质,外扩市场,强化创新驱动力。而在监理一线干了十年的张志哺也因工作出色被调回了公司,升任公司副总经理,重点负责当时最让人头疼的资质升级和科技创新等事务。   那段时间,他总能跟早上第一波来上班的同事打上照面,但不同的是,顶着深深黑眼圈的他却是刚刚“下班”。整日加整宿的资料整理和准备,让他忘却了黑夜白天,他脑子里想的只有,如果能把监理资质升到甲级,那么公司将能够得到承接更多业务的机会,发展将会更好。2014年,天一公司顺利获得甲级资质,开启了发展新征程,至2019年,公路监理项目的产值和利润实现了成倍增长,而他所编写的《监理企业适应市场需求的全面变革管理》也获得了全国石油和化工企业管理创新成果二等奖。   如果能力是别人是否用你的第一因素,那么用不用心、能不能吃苦就是别人是否会长期用你的最大原因。   从一线到内务,从技术到管理,张志哺的工作和身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那份吃苦耐劳的精神依然没变。为了促进公司发展,他每年审核监理大纲、监理计划、监理工作总结300多份;为了帮助基层工作人员提高业务水平,他结合多年的工作经验,先后编写了《监理大纲指导书》和《监理计划指导书》等文件资料,为公司培育一批可靠的技术骨干;为了畅通工作环节,提高工作效率,他起草了《现场监理人员管理办法》、《分公司管理办法》、《合同管理办法》等10多项文件,解决了公司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种种新问题;为了建立公司良好口碑,他严格整肃作风,杜绝现场监理人员的吃、拿、卡、要现象,并每周对项目总监和现场业主代表进行电话回访,实现了公司的“二次经营”。   2019年,河南局领导提出了新的经营管理方针,有效盘活了全局资源,激发了企业的内部活力,也激起了张志哺新的斗志和干劲。带着这股子“想事、谋事、干事、成事”的热情,张志哺又主动请缨,开始了省外监理业务的拓展。一年中,他往来于浙江、四川、内蒙、陕西、广西等省市,积极走访考察,牵头组织各省备案,并克服重重困难一手创办了云南办事处。云南市场的有效拓展给予了河南局和天一公司更多的机会,2019年,天一公司先后中标了十几个监理项目,并联合岩土公司在云南省中标了4000多万元的地质灾害监理与施工项目,其中云南省山水林田湖生态环境修复大型地质灾害治理项目,中标的监理标段合同额约1200万元,创下了公司自成立以来中标金额的又一次新高。   善其身、韧其骨,这样才能获取更多成长的勇气和力量,才能在工作生活的磨练中,越发的熠熠生光。   荣誉,是对家庭的愧歉   “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优秀共产党员”、“共青团省直青年岗位能手”,“中化河南地质局先进生产(工作)者”……2020年,带着一身荣誉的张志哺被任命为天一公司总经理。   赞扬、荣誉、成绩……十几年的奋斗终于到了开花结果的日子,可生活却并非总是苦尽甘来。   张志哺说,如果真的有什么遗憾,那一定是对家庭、对媳妇的愧歉。   2009年,张志哺结婚了。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张志哺经常需要驻扎工地,陪妻子的时间并不多,连妻子怀孕,他也不能在家照顾。孕期7个多月,孩子因为母体营养不良、路途奔波等多个原因出现了早产征兆。县医院、省中医院、三附院……从工地赶回老家的张志哺带着妻子奔波多家医院,终于得到了可以保孩子的答复,就在他准备松口气的时候,一张诊断书犹如晴天霹雳,打击的他几乎不能站立——“重度脑瘫”,诊断书上的字清晰的刺眼,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孩子,更不知道如何面对虚弱的妻子。一个快三十岁的大男人就这样站在医院的楼梯间里,哭的不知所措。   日子总要继续,困难只能克服。努力平复好自己情绪的张志哺一边与医生沟通,一边与父母妻子商量着治疗方案,同时还尽力腾出时间处理项目事宜。那些日子是张志哺一家最难熬的时光,十八次治疗,每次要扎一百八十针,还要找至少六个大人帮忙按住孩子全身,这种折磨对于一个出生仅仅“三斤三两”的婴儿来说,简直无法想象,对于守在孩子身边要亲眼目睹全过程的父母来说,更是难以承受。   每每提起,张志哺总忍不住落泪,“我最愧疚的是,孩子扎针我只见过一次……可我媳妇见了十八次……”张志哺其实心里清楚,无论是孩子还是妻子,那段艰难日子都非常需要他,但当时的他无法完全抛下工作,他不能因为自己耽误项目的推进,更不因为自己家里的事影响公司的信誉。无法平衡内心的时候,只能让自己更努力的去工作,为孩子和妻子的未来打拼。   日子在夫妻二人各自的付出中向着好的方向前行。孩子出院后,张志哺更加努力的跑业务、干工作,他的妻子则带着孩子做康复训练,第二个孩子也在这时悄然降临。这一次,张志哺比任何人都小心,工作再辛苦他也不忘关心妻子的身体。可事情就是这么凑巧。老二将要出生时,张志哺正好在洛阳,在行业里小有名气的他被业主点名参加会议,就在开会的中间,张志哺突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产妇需要尽快进行剖腹产手术,但只有家属签了字才行。看着眼前屋里等着他开会的一大帮人,张志哺能做的只有尽快解决问题,以便能够更早些往回走。11月22日,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在焦急的等待中,会开完了,可高速也封路了。想着还在医院等他的妻子,张志哺根本连一秒也呆不下去,干脆决定冒雪往回走。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他整整“滑行”了九个小时。晚上八点,张志哺到达医院,看着孤零零躺在床上一天都没吃饭的妻子,他难过的不知所以。   人们总说,美好的希望和残酷的现实,你永远不知道哪个来的更快。经历了一胎孩子重病,二胎媳妇受罪的张志哺完全没有想到,还有痛苦在等着他。   2019年,天一公司开拓云南业务,经验丰富的“高级补丁”张志哺被派去开拓新市场,可谁知,就在离家的这半年,妻子竟被查出了患有乳腺癌。为了不给丈夫增添压力,第一次活检,张志哺完全不知道,直到他从云南回来,妻子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再一次,晴天霹雳。   好不容易孩子慢慢变好,妻子却又遭了罪。张志哺无法描述自己的心情,只能强迫自己去接受、面对。在多次协调后,第二次手术的时间敲定了,可不巧的是,临近手术的日子,他所负责的项目又突然接到了年中大检查的通知。“项目一直是我一个人负责的,我没办法不去”。纠结再三,张志哺还是出现在了检查现场。当他的父亲、姐姐在电话里气愤的质问他时,他没有勇气解释,只能默默的听着,然后挂了电话佯装平静的回到岗位上。   男儿有泪,不但不轻弹,更不轻说。在别人看来这每一件都沉重的足以打垮一个人的事,张志哺全都默默的扛了下来,哪怕是每天跟他朝夕相处在一个办公室、一处工地的同事,都完全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第一个孩子手术时,时任天一公司总经理的彭宏勋曾问他,要不要让局工会帮忙发起一次捐款,多少减轻些压力,张志哺想了想,还是拒绝了。尽管他知道,在丈夫这个角色上,他亏欠良多,但他不愿意给大家添麻烦,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能给妻子和孩子带来幸福。   初为少年,已成人父。一转眼,张志哺已在河南局天一公司干了近二十年,大家口中的“小张总”也已成为了公司的“元老”。如果问他,最难忘的是什么,他的回答可能只是:公司那辆不到两万块钱的奥拓,当年,我们开了三十二万公里……   车轮永动,向前不止。四十岁,不惑的年纪,正是张志哺的黄金时代。过去的让其过去,未来,他还能吃苦、还想做一块有用能干的“高级补丁”。

张志哺:做一块有用的“高级补丁”

【概要描述】  ——专访河南局天一公司总经理张志哺

  2020年6月12日发表在“学习强国”学习平台

  见到张志哺的时候,他正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处理信息。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将整个屋子照得亮堂堂的。十多年前的他可能从没想过,当年只有5个人的天一公司(河南天一工程监理咨询有限公司,隶属中化地质矿山总局河南地质局)竟能够扎根监理市场向阳而上,而当初那个闷头跑的年轻人,现在也有了一方专属天地,成为了身边人眼中可敬的“小张总”。

  从初出茅庐到“高级补丁”

  2002年是张志哺人生第二阶段的开始,这一年,他从学生转变为工作者,一毕业就进入了当时才刚成立的天一公司。公司初创,能带给这个毛头小子的没有高薪福利,只有一个又一个辗转一线的机会。

  张志哺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安阳省道S101监理服务项目”,那时公司缺个实验员,初出茅庐的他就像块小“补丁”一样被分配到了实验室,负责水稳压实度实验,由于是独立抽检,需要什么样本都得自己去采集,没什么工作经验的张志哺能想到的只是自己要想办法去取样。20多岁,正是一个少年不服输的年纪,炎炎烈日下,他就这样趴在滚烫的公路上,取样、抽检、实验……一次次摸索,一点点积累,努力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可毕竟工作量大,环境也相对恶劣,张志哺最终还是在近40°C的高温中倒下,因脱水被送进了医院。好在有付出终究是有回报的。这次的事情让业主看到了他的任劳任怨、他的认真负责,在感动之余,业主方也从心里认可了他,认可了天一公司,并与他们建立了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甚至还将其他项目介绍给天一公司去干。安阳,就这样成为了天一公司发展的起点,也成为了张志哺想事、干事的起点。

  2003年,张志哺正式成为监理行业从业者,开始承担管理工作。安阳项目的良好开端,为他们树立了形象和口碑,在省道S101项目后,张志哺马不停蹄的进驻安阳县姬果公路项目,并因安阳项目业主方的推荐,与内黄县交通局取得了联系,拿到了当地的公路监理项目,与此同时,王楼至兰考高速公路监理项目也成功中标。初创期的发展,天一公司的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因为人太少,张志哺不得不在熟悉了各项工作后,尽可能多的到各个项目上去。他笑称,那时候的自己就是块“高级补丁”,哪里需要就尽快赶往哪里,一年几乎回不了几次家,还要同时管几个项目,想想是真的挺累的,可奇怪的是,只要有活,好像就能充满干劲。

  从初出茅庐到“高级补丁”,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张志哺在实践中迅速成长,在辛劳中不断向上,成为了天一公司能够独挡一面的项目管理人才。

  穷则善其身、韧其骨

  2004年,因地方相关政策规定的突然变化,张志哺独自在一个小地下室里整理了一个多月的竣工资料。当越来越多的信息汇聚在他的脑海中后,张志哺突然意识到,个人也好、公司也好,要想得到更多的机会,必须要想办法提升。

  一个想法从萌芽到生根,需要的时间并不多。为了能够有资格承担更多项目任务,张志哺下决心要尽快考取专业监理工程师证,凑巧的是,安南高速监理项目也同时开工了。于是,白天他驻扎工地,完成监理工作,晚上或凌晨就开始了在麦田地里的学习。风吹麦浪、晨曦微光,成为了他备考这段日子里唯一美好的记忆,其余的睡眼惺忪、劳累辛苦,就成为了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的过去。

  一个人有多拼搏往往与他所处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2007年,张志哺边工作边学习拿到了专业监理工程师证,而他所在的天一公司也凭着一股子干劲儿在艰难的发展中完成了监理乙级资质的申报。资质的升级为公司带来了更多的发展机遇,也让张志哺和他的同事们信心倍增。

  穷,则善其身、韧其骨。从学校毕业到工作这些年,张志哺没赚到什么钱,但和公司一同“长大”的日子更让他感到骄傲。初生牛犊,没有矫情和抱怨,所有的穷、苦、累都是未来美好生活的积累。

  为了省钱,他和同事常常自发的在洗浴中心过夜,每个月几百块钱的工资让他无法安心的去住宾馆,即便公司能报销,他也总是舍不得。“洗浴中心一张票十块钱,将就将就一晚也就过了,公司也还在发展期,旅馆住着太心疼。”张志哺总是这么想,也总是这么做。

  在内黄县一个项目上时,他曾为了省钱主动要求住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一个星期的实验整理工作,除了上厕所就基本上没出过房门,项目接近尾声,当地交通局的一位领导前来工地视察,当看见顶着两个黑眼圈,神情疲惫的“张监理”后,又惊讶又感动,立刻叫人带他去洗澡,还亲自掏钱带他去吃饭。

  “工作干好了,其他困难克服克服就行了。”张志哺笑呵呵的说道。

  2013年,天一公司领导适时转变发展思路,将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定为内升资质,外扩市场,强化创新驱动力。而在监理一线干了十年的张志哺也因工作出色被调回了公司,升任公司副总经理,重点负责当时最让人头疼的资质升级和科技创新等事务。

  那段时间,他总能跟早上第一波来上班的同事打上照面,但不同的是,顶着深深黑眼圈的他却是刚刚“下班”。整日加整宿的资料整理和准备,让他忘却了黑夜白天,他脑子里想的只有,如果能把监理资质升到甲级,那么公司将能够得到承接更多业务的机会,发展将会更好。2014年,天一公司顺利获得甲级资质,开启了发展新征程,至2019年,公路监理项目的产值和利润实现了成倍增长,而他所编写的《监理企业适应市场需求的全面变革管理》也获得了全国石油和化工企业管理创新成果二等奖。

  如果能力是别人是否用你的第一因素,那么用不用心、能不能吃苦就是别人是否会长期用你的最大原因。

  从一线到内务,从技术到管理,张志哺的工作和身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那份吃苦耐劳的精神依然没变。为了促进公司发展,他每年审核监理大纲、监理计划、监理工作总结300多份;为了帮助基层工作人员提高业务水平,他结合多年的工作经验,先后编写了《监理大纲指导书》和《监理计划指导书》等文件资料,为公司培育一批可靠的技术骨干;为了畅通工作环节,提高工作效率,他起草了《现场监理人员管理办法》、《分公司管理办法》、《合同管理办法》等10多项文件,解决了公司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种种新问题;为了建立公司良好口碑,他严格整肃作风,杜绝现场监理人员的吃、拿、卡、要现象,并每周对项目总监和现场业主代表进行电话回访,实现了公司的“二次经营”。

  2019年,河南局领导提出了新的经营管理方针,有效盘活了全局资源,激发了企业的内部活力,也激起了张志哺新的斗志和干劲。带着这股子“想事、谋事、干事、成事”的热情,张志哺又主动请缨,开始了省外监理业务的拓展。一年中,他往来于浙江、四川、内蒙、陕西、广西等省市,积极走访考察,牵头组织各省备案,并克服重重困难一手创办了云南办事处。云南市场的有效拓展给予了河南局和天一公司更多的机会,2019年,天一公司先后中标了十几个监理项目,并联合岩土公司在云南省中标了4000多万元的地质灾害监理与施工项目,其中云南省山水林田湖生态环境修复大型地质灾害治理项目,中标的监理标段合同额约1200万元,创下了公司自成立以来中标金额的又一次新高。

  善其身、韧其骨,这样才能获取更多成长的勇气和力量,才能在工作生活的磨练中,越发的熠熠生光。

  荣誉,是对家庭的愧歉

  “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优秀共产党员”、“共青团省直青年岗位能手”,“中化河南地质局先进生产(工作)者”……2020年,带着一身荣誉的张志哺被任命为天一公司总经理。

  赞扬、荣誉、成绩……十几年的奋斗终于到了开花结果的日子,可生活却并非总是苦尽甘来。

  张志哺说,如果真的有什么遗憾,那一定是对家庭、对媳妇的愧歉。

  2009年,张志哺结婚了。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张志哺经常需要驻扎工地,陪妻子的时间并不多,连妻子怀孕,他也不能在家照顾。孕期7个多月,孩子因为母体营养不良、路途奔波等多个原因出现了早产征兆。县医院、省中医院、三附院……从工地赶回老家的张志哺带着妻子奔波多家医院,终于得到了可以保孩子的答复,就在他准备松口气的时候,一张诊断书犹如晴天霹雳,打击的他几乎不能站立——“重度脑瘫”,诊断书上的字清晰的刺眼,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孩子,更不知道如何面对虚弱的妻子。一个快三十岁的大男人就这样站在医院的楼梯间里,哭的不知所措。

  日子总要继续,困难只能克服。努力平复好自己情绪的张志哺一边与医生沟通,一边与父母妻子商量着治疗方案,同时还尽力腾出时间处理项目事宜。那些日子是张志哺一家最难熬的时光,十八次治疗,每次要扎一百八十针,还要找至少六个大人帮忙按住孩子全身,这种折磨对于一个出生仅仅“三斤三两”的婴儿来说,简直无法想象,对于守在孩子身边要亲眼目睹全过程的父母来说,更是难以承受。

  每每提起,张志哺总忍不住落泪,“我最愧疚的是,孩子扎针我只见过一次……可我媳妇见了十八次……”张志哺其实心里清楚,无论是孩子还是妻子,那段艰难日子都非常需要他,但当时的他无法完全抛下工作,他不能因为自己耽误项目的推进,更不因为自己家里的事影响公司的信誉。无法平衡内心的时候,只能让自己更努力的去工作,为孩子和妻子的未来打拼。

  日子在夫妻二人各自的付出中向着好的方向前行。孩子出院后,张志哺更加努力的跑业务、干工作,他的妻子则带着孩子做康复训练,第二个孩子也在这时悄然降临。这一次,张志哺比任何人都小心,工作再辛苦他也不忘关心妻子的身体。可事情就是这么凑巧。老二将要出生时,张志哺正好在洛阳,在行业里小有名气的他被业主点名参加会议,就在开会的中间,张志哺突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产妇需要尽快进行剖腹产手术,但只有家属签了字才行。看着眼前屋里等着他开会的一大帮人,张志哺能做的只有尽快解决问题,以便能够更早些往回走。11月22日,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在焦急的等待中,会开完了,可高速也封路了。想着还在医院等他的妻子,张志哺根本连一秒也呆不下去,干脆决定冒雪往回走。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他整整“滑行”了九个小时。晚上八点,张志哺到达医院,看着孤零零躺在床上一天都没吃饭的妻子,他难过的不知所以。

  人们总说,美好的希望和残酷的现实,你永远不知道哪个来的更快。经历了一胎孩子重病,二胎媳妇受罪的张志哺完全没有想到,还有痛苦在等着他。

  2019年,天一公司开拓云南业务,经验丰富的“高级补丁”张志哺被派去开拓新市场,可谁知,就在离家的这半年,妻子竟被查出了患有乳腺癌。为了不给丈夫增添压力,第一次活检,张志哺完全不知道,直到他从云南回来,妻子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再一次,晴天霹雳。

  好不容易孩子慢慢变好,妻子却又遭了罪。张志哺无法描述自己的心情,只能强迫自己去接受、面对。在多次协调后,第二次手术的时间敲定了,可不巧的是,临近手术的日子,他所负责的项目又突然接到了年中大检查的通知。“项目一直是我一个人负责的,我没办法不去”。纠结再三,张志哺还是出现在了检查现场。当他的父亲、姐姐在电话里气愤的质问他时,他没有勇气解释,只能默默的听着,然后挂了电话佯装平静的回到岗位上。

  男儿有泪,不但不轻弹,更不轻说。在别人看来这每一件都沉重的足以打垮一个人的事,张志哺全都默默的扛了下来,哪怕是每天跟他朝夕相处在一个办公室、一处工地的同事,都完全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第一个孩子手术时,时任天一公司总经理的彭宏勋曾问他,要不要让局工会帮忙发起一次捐款,多少减轻些压力,张志哺想了想,还是拒绝了。尽管他知道,在丈夫这个角色上,他亏欠良多,但他不愿意给大家添麻烦,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能给妻子和孩子带来幸福。

  初为少年,已成人父。一转眼,张志哺已在河南局天一公司干了近二十年,大家口中的“小张总”也已成为了公司的“元老”。如果问他,最难忘的是什么,他的回答可能只是:公司那辆不到两万块钱的奥拓,当年,我们开了三十二万公里……

  车轮永动,向前不止。四十岁,不惑的年纪,正是张志哺的黄金时代。过去的让其过去,未来,他还能吃苦、还想做一块有用能干的“高级补丁”。

  • 分类:媒体关注
  • 作者:陈如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18 20:07
  • 访问量:
详情

  ——专访河南局天一公司总经理张志哺

  2020年6月12日发表在“学习强国”学习平台

  见到张志哺的时候,他正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处理信息。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将整个屋子照得亮堂堂的。十多年前的他可能从没想过,当年只有5个人的天一公司(河南天一工程监理咨询有限公司,隶属中化地质矿山总局河南地质局)竟能够扎根监理市场向阳而上,而当初那个闷头跑的年轻人,现在也有了一方专属天地,成为了身边人眼中可敬的“小张总”。

  从初出茅庐到“高级补丁”

  2002年是张志哺人生第二阶段的开始,这一年,他从学生转变为工作者,一毕业就进入了当时才刚成立的天一公司。公司初创,能带给这个毛头小子的没有高薪福利,只有一个又一个辗转一线的机会。

  张志哺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安阳省道S101监理服务项目”,那时公司缺个实验员,初出茅庐的他就像块小“补丁”一样被分配到了实验室,负责水稳压实度实验,由于是独立抽检,需要什么样本都得自己去采集,没什么工作经验的张志哺能想到的只是自己要想办法去取样。20多岁,正是一个少年不服输的年纪,炎炎烈日下,他就这样趴在滚烫的公路上,取样、抽检、实验……一次次摸索,一点点积累,努力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可毕竟工作量大,环境也相对恶劣,张志哺最终还是在近40°C的高温中倒下,因脱水被送进了医院。好在有付出终究是有回报的。这次的事情让业主看到了他的任劳任怨、他的认真负责,在感动之余,业主方也从心里认可了他,认可了天一公司,并与他们建立了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甚至还将其他项目介绍给天一公司去干。安阳,就这样成为了天一公司发展的起点,也成为了张志哺想事、干事的起点。

  2003年,张志哺正式成为监理行业从业者,开始承担管理工作。安阳项目的良好开端,为他们树立了形象和口碑,在省道S101项目后,张志哺马不停蹄的进驻安阳县姬果公路项目,并因安阳项目业主方的推荐,与内黄县交通局取得了联系,拿到了当地的公路监理项目,与此同时,王楼至兰考高速公路监理项目也成功中标。初创期的发展,天一公司的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因为人太少,张志哺不得不在熟悉了各项工作后,尽可能多的到各个项目上去。他笑称,那时候的自己就是块“高级补丁”,哪里需要就尽快赶往哪里,一年几乎回不了几次家,还要同时管几个项目,想想是真的挺累的,可奇怪的是,只要有活,好像就能充满干劲。

  从初出茅庐到“高级补丁”,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张志哺在实践中迅速成长,在辛劳中不断向上,成为了天一公司能够独挡一面的项目管理人才。

  穷则善其身、韧其骨

  2004年,因地方相关政策规定的突然变化,张志哺独自在一个小地下室里整理了一个多月的竣工资料。当越来越多的信息汇聚在他的脑海中后,张志哺突然意识到,个人也好、公司也好,要想得到更多的机会,必须要想办法提升。

  一个想法从萌芽到生根,需要的时间并不多。为了能够有资格承担更多项目任务,张志哺下决心要尽快考取专业监理工程师证,凑巧的是,安南高速监理项目也同时开工了。于是,白天他驻扎工地,完成监理工作,晚上或凌晨就开始了在麦田地里的学习。风吹麦浪、晨曦微光,成为了他备考这段日子里唯一美好的记忆,其余的睡眼惺忪、劳累辛苦,就成为了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的过去。

  一个人有多拼搏往往与他所处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2007年,张志哺边工作边学习拿到了专业监理工程师证,而他所在的天一公司也凭着一股子干劲儿在艰难的发展中完成了监理乙级资质的申报。资质的升级为公司带来了更多的发展机遇,也让张志哺和他的同事们信心倍增。

  穷,则善其身、韧其骨。从学校毕业到工作这些年,张志哺没赚到什么钱,但和公司一同“长大”的日子更让他感到骄傲。初生牛犊,没有矫情和抱怨,所有的穷、苦、累都是未来美好生活的积累。

  为了省钱,他和同事常常自发的在洗浴中心过夜,每个月几百块钱的工资让他无法安心的去住宾馆,即便公司能报销,他也总是舍不得。“洗浴中心一张票十块钱,将就将就一晚也就过了,公司也还在发展期,旅馆住着太心疼。”张志哺总是这么想,也总是这么做。

  在内黄县一个项目上时,他曾为了省钱主动要求住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一个星期的实验整理工作,除了上厕所就基本上没出过房门,项目接近尾声,当地交通局的一位领导前来工地视察,当看见顶着两个黑眼圈,神情疲惫的“张监理”后,又惊讶又感动,立刻叫人带他去洗澡,还亲自掏钱带他去吃饭。

  “工作干好了,其他困难克服克服就行了。”张志哺笑呵呵的说道。

  2013年,天一公司领导适时转变发展思路,将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定为内升资质,外扩市场,强化创新驱动力。而在监理一线干了十年的张志哺也因工作出色被调回了公司,升任公司副总经理,重点负责当时最让人头疼的资质升级和科技创新等事务。

  那段时间,他总能跟早上第一波来上班的同事打上照面,但不同的是,顶着深深黑眼圈的他却是刚刚“下班”。整日加整宿的资料整理和准备,让他忘却了黑夜白天,他脑子里想的只有,如果能把监理资质升到甲级,那么公司将能够得到承接更多业务的机会,发展将会更好。2014年,天一公司顺利获得甲级资质,开启了发展新征程,至2019年,公路监理项目的产值和利润实现了成倍增长,而他所编写的《监理企业适应市场需求的全面变革管理》也获得了全国石油和化工企业管理创新成果二等奖。

  如果能力是别人是否用你的第一因素,那么用不用心、能不能吃苦就是别人是否会长期用你的最大原因。

  从一线到内务,从技术到管理,张志哺的工作和身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那份吃苦耐劳的精神依然没变。为了促进公司发展,他每年审核监理大纲、监理计划、监理工作总结300多份;为了帮助基层工作人员提高业务水平,他结合多年的工作经验,先后编写了《监理大纲指导书》和《监理计划指导书》等文件资料,为公司培育一批可靠的技术骨干;为了畅通工作环节,提高工作效率,他起草了《现场监理人员管理办法》、《分公司管理办法》、《合同管理办法》等10多项文件,解决了公司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种种新问题;为了建立公司良好口碑,他严格整肃作风,杜绝现场监理人员的吃、拿、卡、要现象,并每周对项目总监和现场业主代表进行电话回访,实现了公司的“二次经营”。

  2019年,河南局领导提出了新的经营管理方针,有效盘活了全局资源,激发了企业的内部活力,也激起了张志哺新的斗志和干劲。带着这股子“想事、谋事、干事、成事”的热情,张志哺又主动请缨,开始了省外监理业务的拓展。一年中,他往来于浙江、四川、内蒙、陕西、广西等省市,积极走访考察,牵头组织各省备案,并克服重重困难一手创办了云南办事处。云南市场的有效拓展给予了河南局和天一公司更多的机会,2019年,天一公司先后中标了十几个监理项目,并联合岩土公司在云南省中标了4000多万元的地质灾害监理与施工项目,其中云南省山水林田湖生态环境修复大型地质灾害治理项目,中标的监理标段合同额约1200万元,创下了公司自成立以来中标金额的又一次新高。

  善其身、韧其骨,这样才能获取更多成长的勇气和力量,才能在工作生活的磨练中,越发的熠熠生光。

  荣誉,是对家庭的愧歉

  “中化地质矿山总局优秀共产党员”、“共青团省直青年岗位能手”,“中化河南地质局先进生产(工作)者”……2020年,带着一身荣誉的张志哺被任命为天一公司总经理。

  赞扬、荣誉、成绩……十几年的奋斗终于到了开花结果的日子,可生活却并非总是苦尽甘来。

  张志哺说,如果真的有什么遗憾,那一定是对家庭、对媳妇的愧歉。

  2009年,张志哺结婚了。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张志哺经常需要驻扎工地,陪妻子的时间并不多,连妻子怀孕,他也不能在家照顾。孕期7个多月,孩子因为母体营养不良、路途奔波等多个原因出现了早产征兆。县医院、省中医院、三附院……从工地赶回老家的张志哺带着妻子奔波多家医院,终于得到了可以保孩子的答复,就在他准备松口气的时候,一张诊断书犹如晴天霹雳,打击的他几乎不能站立——“重度脑瘫”,诊断书上的字清晰的刺眼,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孩子,更不知道如何面对虚弱的妻子。一个快三十岁的大男人就这样站在医院的楼梯间里,哭的不知所措。

  日子总要继续,困难只能克服。努力平复好自己情绪的张志哺一边与医生沟通,一边与父母妻子商量着治疗方案,同时还尽力腾出时间处理项目事宜。那些日子是张志哺一家最难熬的时光,十八次治疗,每次要扎一百八十针,还要找至少六个大人帮忙按住孩子全身,这种折磨对于一个出生仅仅“三斤三两”的婴儿来说,简直无法想象,对于守在孩子身边要亲眼目睹全过程的父母来说,更是难以承受。

  每每提起,张志哺总忍不住落泪,“我最愧疚的是,孩子扎针我只见过一次……可我媳妇见了十八次……”张志哺其实心里清楚,无论是孩子还是妻子,那段艰难日子都非常需要他,但当时的他无法完全抛下工作,他不能因为自己耽误项目的推进,更不因为自己家里的事影响公司的信誉。无法平衡内心的时候,只能让自己更努力的去工作,为孩子和妻子的未来打拼。

  日子在夫妻二人各自的付出中向着好的方向前行。孩子出院后,张志哺更加努力的跑业务、干工作,他的妻子则带着孩子做康复训练,第二个孩子也在这时悄然降临。这一次,张志哺比任何人都小心,工作再辛苦他也不忘关心妻子的身体。可事情就是这么凑巧。老二将要出生时,张志哺正好在洛阳,在行业里小有名气的他被业主点名参加会议,就在开会的中间,张志哺突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产妇需要尽快进行剖腹产手术,但只有家属签了字才行。看着眼前屋里等着他开会的一大帮人,张志哺能做的只有尽快解决问题,以便能够更早些往回走。11月22日,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在焦急的等待中,会开完了,可高速也封路了。想着还在医院等他的妻子,张志哺根本连一秒也呆不下去,干脆决定冒雪往回走。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他整整“滑行”了九个小时。晚上八点,张志哺到达医院,看着孤零零躺在床上一天都没吃饭的妻子,他难过的不知所以。

  人们总说,美好的希望和残酷的现实,你永远不知道哪个来的更快。经历了一胎孩子重病,二胎媳妇受罪的张志哺完全没有想到,还有痛苦在等着他。

  2019年,天一公司开拓云南业务,经验丰富的“高级补丁”张志哺被派去开拓新市场,可谁知,就在离家的这半年,妻子竟被查出了患有乳腺癌。为了不给丈夫增添压力,第一次活检,张志哺完全不知道,直到他从云南回来,妻子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再一次,晴天霹雳。

  好不容易孩子慢慢变好,妻子却又遭了罪。张志哺无法描述自己的心情,只能强迫自己去接受、面对。在多次协调后,第二次手术的时间敲定了,可不巧的是,临近手术的日子,他所负责的项目又突然接到了年中大检查的通知。“项目一直是我一个人负责的,我没办法不去”。纠结再三,张志哺还是出现在了检查现场。当他的父亲、姐姐在电话里气愤的质问他时,他没有勇气解释,只能默默的听着,然后挂了电话佯装平静的回到岗位上。

  男儿有泪,不但不轻弹,更不轻说。在别人看来这每一件都沉重的足以打垮一个人的事,张志哺全都默默的扛了下来,哪怕是每天跟他朝夕相处在一个办公室、一处工地的同事,都完全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第一个孩子手术时,时任天一公司总经理的彭宏勋曾问他,要不要让局工会帮忙发起一次捐款,多少减轻些压力,张志哺想了想,还是拒绝了。尽管他知道,在丈夫这个角色上,他亏欠良多,但他不愿意给大家添麻烦,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能给妻子和孩子带来幸福。

  初为少年,已成人父。一转眼,张志哺已在河南局天一公司干了近二十年,大家口中的“小张总”也已成为了公司的“元老”。如果问他,最难忘的是什么,他的回答可能只是:公司那辆不到两万块钱的奥拓,当年,我们开了三十二万公里……

  车轮永动,向前不止。四十岁,不惑的年纪,正是张志哺的黄金时代。过去的让其过去,未来,他还能吃苦、还想做一块有用能干的“高级补丁”。

中化地质矿山总局河南地质局  地址:郑州巿金水区文化路76号  电话:0371-60103102  传真:0371-60103105  邮箱:Henan@ccgmb.com 

邮编:450000  http://www.hgkc.cn  豫ICP备15013677号-1